歡迎訪問安徽省民政廳官網

臨終關懷渴望“被關懷

來源:本站原創 點擊數: 發布時間:2014-11-04 10:41 【 字體:   】

    近年來,以關愛臨終病患者為目的的臨終關懷,逐漸得以在中山實踐。從最初的個人發起,到如今的社工機構積極參與,它經歷了一段相當坎坷的道路。但時至今日,這個全新的領域,同樣渴望得到社會更多的“關懷”。

《圣經》上說:“天下萬物都有定時,哭有時,笑有時,生有時,死有時。”

桃姐說:“吃奶嘴有時,進棺材有時。”

這一對白來自2012年感人至深的文藝片《桃姐》。每個人在出生的那刻,就注定了死亡的結局。在臨終前的最后一段路怎么度過,決定著一個人最后的生命質量。臨終關懷,便是為此而生。

近年來,以關愛臨終病患者為目的的臨終關懷,逐漸得以在中山實踐。從最初的個人發起,到如今的社工機構積極參與,它經歷了一段相當坎坷的道路。但時至今日,這個全新的領域,同樣渴望得到社會更多的“關懷”。

1 終前的生命 亟需關愛

直到鼓起勇氣去醫院做檢查,73歲的劉姨(化名)才被確診為癌癥晚期。身體同樣很差的老伴張伯(化名),不敢將這個消息告訴劉姨,只是跟她說:“身體長了個腫瘤,醫生在想辦法怎樣做手術摘除。”

如果不做治療且心態不佳,劉姨可能僅剩下一個月的時間。但困窘的家庭現狀,又讓張伯倍感壓力,不知怎么和劉姨相處。“得知她病情的時候,我的雙腳一下子軟了,頭腦一片空白,不知道該怎么辦……”

在醫院里,張伯了解到有一個臨終關懷組織,可以免費幫他提供關懷服務。張伯找到了這一組織的負責人虹廷,虹廷給他提了個建議:“改善家庭氛圍,幫助患者盡可能完成她此前未實現的愿望。”

在接下來的一個多月里,張伯幫劉姨完成了很多心愿。劉姨雖然身體不怎么好,但心情卻一天比一天開朗。如今,她已經超過了醫生認為的“大限”將近一個月。

“對于臨終者而言,心態十分重要。許多老人往往在得知即將離世時,因為彷徨不知所措,心情極度郁悶,不到一個月就離世。臨終關懷的價值,就是盡量減輕病人心靈哀傷和軀體痛苦,讓他們得到更多關愛。許多人因此而延長了離世的時間。”虹廷說道。

在中山,類似劉姨這樣的案例并不少見。虹廷此前向相關部門了解過,中山平均每天有8個人診出癌癥,每天有6個人因為癌癥而離開這個世界。而目前沒有一個醫院設有真正意義上的臨終關懷病區。

更令虹廷感到擔憂的是,如今社會的主力80后,許多人的父母已經六七十歲,患上癌癥的幾率很高。一旦遇到突如其來的疾病,許多病人的家屬根本不知道如何應對。甚至于,許多30多歲的人也患上了癌癥,處于事業上升期的他們,更多時候會感到絕望與無助。

無疑,不管是考慮眼下還是放眼未來,在中山推廣臨終關懷十分必要。

2 臨終關懷  在中山逐漸破冰

或許,虹廷是中山最早接觸臨終關懷領域的人。她的職業是一名心理咨詢師,參與做義工已經多年。正是這些年的義工經驗,讓她接觸到了許多重病患者。他們去世前彷徨而不知所措的場景,令虹廷感觸極深。

此后,她開始有意識地關注臨終患者,希望通過自己的專業心理咨詢,為病人及其家屬帶去慰藉。原本只是單槍匹馬的她,后來又與另外一群志同道合者因為共同的理念走到了一起。

因為共同關注北京“OFS”助學公益團體,她和網友“謝拉姆”相識。謝拉姆失去親人后,建立了“中山關癌互助之家”的qq群,虹廷隨后加入了這個群。很快,博愛醫院一位腫瘤專家也加了進來。

qq群剛建起不到兩周的時間,就有幾十個人加入,后來每天都陸續有人加入。甚至,多年不聯系的同學看到q群后也加進來,尋求幫扶。這個群主要以癌癥患者家屬為主,也有少數正在康復的癌癥病人。

在這個網絡虛擬空間,網友們組成互助小組,交流解決辦法,甚至交流特效藥、偏方。“我理解,但也擔心這樣的狀態。”虹廷坦言,因為這群病人不在專業的醫院尋求治療方案,而是在外面尋找。當病人的家屬帶著彷徨的情緒,金錢的壓力,就很難理性為親人尋求最科學的治療方案。

虹廷的擔憂,也得到了眾多朋友的支持。針對中山缺乏臨終關懷的公益機構這一現實,去年年初,他們通過政協委員劉錚,在兩會期間提交了《關于在市級醫院設立臨終關懷病區的建議》,希望借助政府的力量,把臨終關懷的理念推廣到社會上。

去年9月份,由虹廷等人發起的“守望——臨終關懷志愿服務計劃”,在中山首屆“博愛100”公益創投項目中勝出,獲得了3萬元的啟動資金。

3 大多醫院臨終關懷區成擺設

中山民間熱衷公益的人,不斷在臨終關懷領域進行著深入探索。事實上,中山幾大醫院一早也開設了相應科室,卻因為種種原因而擱淺許久。

記者了解到,去年年初,在中山市登記臨終關懷科目的醫療機構有9間,其中市級醫院有2間,鎮區醫院5間,醫務室1間,門診部1間。但由于優質醫療資源的緊缺、醫院運作機制、專業人員匱乏、社會接受程度等原因,各醫療機構的臨終關懷服務并沒有得到很好的發展。

雖然中山市博愛醫院曾一度在急診科處設有臨終關懷病房,但因種種原因未能正常使用,此后便再無一家公立醫院建有真正意義上的臨終關懷病區。

目前,中山僅私立的華宇樂頤老院設有臨終關懷病區,共有20張床位。不過,該病區的住院者大多以頤老院的老人為主。外院患者特別是晚期癌癥患者寥寥可數。

為何看似美好的臨終關懷病區,卻最終成為虛設?

“家屬在陪伴患者經歷這么一番病痛后,不少人需要一段時間才能平靜地面對未來的生活。臨終關懷項目,要做的就是通過醫護人員的護理和志愿者的服務,減輕臨終者的心靈哀傷和軀體痛苦,讓他們有尊嚴地辭世,讓他們的家屬都能平靜地面對未來的生活。”虹廷認為,由于臨終關懷工作涉及多種學科,中山目前仍以護理人員為主,專業化人才匱乏,這直接導致了臨終關懷病區難以發展。

另外,這與市民的觀念還是有較大關系。因為相當多的人對臨終關懷這個領域缺乏認識,甚至許多人還帶有誤解。

虹廷透露,剛剛獲得公益創投優勝獎的時候,中山有一家公司找上門了,有意投入資助這個項目。虹廷等人興致勃勃遞交了項目方案之后,對方卻放棄了,因為感覺臨終關懷“不太吉利”。

4 社工力量正逐漸介入

雖然成長面臨重重阻力,但中山的臨終關懷領域,正在逐步發展。

虹廷的臨終關懷項目已經跟博愛醫院和小欖人民醫院展開合作,目前進展順利,市民認可度比較高。小欖人民醫院還正式拿出一個病房出來作為臨終關懷的病區,病房中設置有兩個病床。

除了虹廷所帶領的臨終關懷隊伍外,近日大涌社工綜合服務中心也首次嘗試開設長者善終關懷項目,社工通過“心靈慰藉、自我實現、生理護理、心理護理、善終教育、美麗人生”六個層面,提供善終服務。

據該中心相關負責人介紹,游戲項目的每個環節,都會先通過一些帶入主題,并邀請成員做人生分享或者表演唱歌等,引導組員分享及反思,認識生命與死亡的存在,尋找自己的生命價值。

除了民間層面的推動,政府層面也已經有了動作。

如市衛生局去年便提出,鼓勵綜合醫院廣泛開展臨終關懷服務,計劃將與醫保部門作進一步的溝通協調,對于臨終關懷服務予以一定的傾斜,鼓勵和扶持醫院開展有關的服務。同時還將繼續實施對社會資本舉辦臨終關懷醫療機構的扶持政策,在機構準入等方面予以扶持和傾斜,引導社會資本尤其是慈善或公益機構去舉辦類似的醫療機構。

在專業隊伍建設方面,市衛生局還將加強與社工委的進一步溝通協調,探索組建中山市的臨終關懷專業志愿者隊伍。市民政局也提出,臨終關懷社工服務是老年人社工服務和衛生領域社工服務的融合服務,下一步社工服務將逐步向這一領域逐步擴展。

5 臨終關懷體系如何健全?

放眼國內,目前也僅有少數大城市有較為成功的臨終關懷案例。如果中山大力推進,可以采取哪種方式?

劉崢、陳錦霞等市政協委員提出的建議中,希望能在市級醫院設立臨終關懷病區,對醫生判斷存活期不超過半年的患者,提供臨終關懷服務,進行適度治療,減輕患者痛苦,提高病人的生活質量,并逐步向鎮區、社區醫院推廣。

這些臨終關懷試點病區中,可對晚期病人進行藥物止痛、非藥物止痛、心理護理等。病區設置家屬陪伴室、話療室、關懷室、沐浴室等輔助設施,營造輕松氛圍。試點成熟之后,在全市進行推廣。同時可組建臨終關懷專業及志愿者隊伍,協助醫護人員,為晚期病人提供心理疏導和服務。

而在虹廷設想的模式中,希望構建的是醫院與社區衛生站合作、社工與義工聯動的方式:

癌癥晚期患者中,有相當大一部分采取了姑息療法,他們可以居家臨養。如果他們需要止痛或者護理指導,可以在衛生站實現,不必專程跑去醫院。而政府通過購買社工服務后,專業的社工可以定期上門,給予患者或者其家屬各種臨終關懷。

此外,癌癥治療費用高居不下,許多患者家庭因病返貧。虹廷建議,政府以及市紅十字會、市慈善總會等機構可設立專項基金,對晚期癌癥病人進行一定的醫療費用補貼。她也建議,政府可以將臨終關懷的費用納入醫保范疇,目前在上海等大城市,已經率先采取了這一做法。

■名詞解釋 臨終關懷

 

在國內,臨終關懷是醫學界一個新領域,涉及心理、倫理、社會、醫學等多門學科。它探討的是在一個人即將走完人生旅途時,能否通過醫護人員(包括親屬)的護理減輕病人心靈哀傷和軀體痛苦,得到更多關愛。對象主要是60歲以上受疾病困擾需要臨終關懷的孤寡老人、植物人以及癌癥晚期患者等。

亚洲同性男国产在线网站GV